014包公審石頭

包公審石頭
宋朝時期,端州城郊有一個十多歲的小男孩,名叫張小友,他父親靠炸油條賣來維持生活。
有一天,張小友放學後,他幫助父親提糍粑上街叫賣。
這一天生意特好,晌午剛過就賣完了。
小友在回家路上,看見路旁的大樹下面有一塊長方形的大石頭,於是坐下來休息。
哪知他一坐下來,竟不由自主地打起了盹。
等他醒來時,一摸籃子裡的錢,發現被偷去了,小友忍不住大哭起來。
正當他哭得傷心時,包公恰好路過此地,於是叫馬漢過去詢問原因。

小友哭著對包公說:“大老爺,我賣的銅錢,被偷去了。”
包公聽後,沉吟了一下,忽然有了主意,便叫王朝、馬漢把石頭抬到一間祠堂裡面說是要審它。
霎時間,包公審石頭的消息,一傳十,十傳百,人人偕知,第二天百姓急先恐後地湧進祠堂,都想親眼看看包大人審石的奇案。

包公威風凜凜地坐在臨時擺高的公堂上,把驚堂木一拍,
大聲喝道:“你這塊石頭,坐在你身上打盹,弄得他賣糍粑的錢不見,定是你偷了,快從實招來,以免受刑。”

包公一連問了三聲,石頭卻沉默不言。包公看見石頭不做聲,
頓時怒目一睜喝道:“這塊頑石死不開口,打它三十大板。”

石頭挨打後,仍舊沒有做聲。

包公又喝道:“再打三十大板,看它招也不招。”

這時,看的人擠了一祠堂。

包公笑著開口說:“列位鄉親父老,這頑石偷了錢,死不承認,我看這真可憐,大家就伸出友愛仁慈的手,每人送他一枚錢,好不好?”

大家聽後都異口同聲地說:“好!我們聽大老爺的話。”

包公叫守住祠堂左右兩邊的小門,不准任何人出去;在大門口放了一隻裝了水的木桶。
包公走到木桶前,帶頭投了一枚銅錢下去,然後坐在椅子上,目不轉睛地看老百姓,出一個人就投一枚錢於水桶中。
一人、兩人、三人……當有一個漢子將銅錢投入水中時,包公發現水面上浮現了一層油膜。

包公大喝:“把這偷錢的賊抓起來,帶上公堂!”
這一大喝,令眾人莫名其妙,議論紛紛,每人心裡都想:“包大人是憑什麼說這漢子是偷錢賊? ”

包公重新升堂,開口問漢子:“你叫什麼名字,家住那裡?” 

“我叫王小三,家住王家村。” 
“你是如何偷張小友的錢的,從實招來。” 
“大老爺,小人沒有偷他的錢,真是冤枉啊!還望大人明鑑。” 
“證據在此,你還想抵賴。”

於是包公拿起那塊起油膜的銅錢,大聲地說: “各位鄉親父老,張小友是賣炸油條的,銅錢丟入籃中,難免沾有油漬,錢一旦投入水中,就會浮現油膜。我想每個人出門帶錢,若發見錢上有油漬,大都會洗乾淨的,免得弄髒衣服。因此我便心生一計,引誘鄉村父老及過路行人,都來看“審石頭”怪案。偷錢的賊大概已會混進來看希奇的,如果是這樣,就正合我意了!各位鄉親今天能破案全賴大家支持合作,謝謝! 

王小三聽完包公的話,嚇得面如土色,連忙爬在地板上,叩頭如搗蒜,承認自己偷了張小友的錢,恭恭敬敬地把錢拿了出來,聽從包公的處罰。

014包公審石頭

1.

時間

下午

地點

市場

旁白

宋朝時期,端州城郊有一個十多歲的小男孩,名叫張小友,他父親靠炸油條賣來維持生活。

有一天,張小友放學後,他幫助父親提糍粑上街叫賣。

這一天生意特好,晌午剛過就賣完了。

小友在回家路上,看見路旁的大樹下面有一塊長方形的大石頭,於是坐下來休息。

哪知他一坐下來,竟不由自主地打起了盹。

王小三

【悄悄走進小友身邊偷錢】

小友

【醒來時,一摸籃子裡的錢,發現被偷去了,小友忍不住大哭起來。】

包公

馬漢

王朝

【正當小友哭得傷心時,包公恰好路過此地,於是叫馬漢過去詢問原因。】

小友

大老爺,我賣的銅錢,被偷去了。

包公

【聽後,沉吟了一下,忽然有了主意,便叫王朝、馬漢把石頭抬到一間祠堂裡面說是要審它。

霎時間,包公審石頭的消息,一傳十,十傳百,人人偕知,第二天百姓急先恐後地湧進祠堂,都想親眼看看包大人審石的奇案。


2.

時間

早上

地點

衙門公堂

眾人

【擠滿公堂】

包公

【威風凜凜地坐在臨時擺高的公堂上,把驚堂木一拍,

大聲喝道】

你這塊石頭,坐在你身上打盹,弄得他賣糍粑的錢不見,定是你偷了,快從實招來,以免受刑。

包公

你這塊石頭,坐在你身上打盹,弄得他賣糍粑的錢不見,定是你偷了,快從實招來,以免受刑。

包公

你這塊石頭,坐在你身上打盹,弄得他賣糍粑的錢不見,定是你偷了,快從實招來,以免受刑。

包公

【包公看見石頭不做聲,頓時怒目一睜】

這塊頑石死不開口,打它三十大板。

【石頭挨打後,仍舊沒有做聲。】

包公

再打三十大板,看它招也不招。

眾人

【擠滿公堂】

包公

【笑】

列位鄉親父老,這頑石偷了錢,死不承認,我看這真可憐,大家就伸出友愛仁慈的手,每人送他一枚錢,好不好?

眾人

【異口同聲】

!我們聽大老爺的話。

旁白

【包公叫守住祠堂左右兩邊的小門,不准任何人出去;在大門口放了一隻裝了水的木桶。

包公走到木桶前,帶頭投了一枚銅錢下去,然後坐在椅子上,目不轉睛地看老百姓,出一個人就投一枚錢於水桶中。

一人、兩人、三人……當有一個漢子將銅錢投入水中時,包公發現水面上浮現了一層油膜。】

包公

【大喝】

把這偷錢的賊抓起來,帶上公堂!

眾人

【莫名其妙,議論紛紛】

包大人是憑什麼說這漢子是偷錢賊?

包公

【重新升堂】

你叫什麼名字,家住那裡?

王小三

我叫王小三,家住王家村。

包公

你是如何偷張小友的錢的,從實招來。

王小三

大老爺,小人沒有偷他的錢,真是冤枉啊!還望大人明鑑。

包公

證據在此,你還想抵賴。

包公

【拿起那塊起油膜的銅錢】

各位鄉親父老,張小友是賣炸油條的,銅錢丟入籃中,難免沾有油漬,錢一旦投入水中,就會浮現油膜。我想每個人出門帶錢,若發見錢上有油漬,大都會洗乾淨的,免得弄髒衣服。因此我便心生一計,引誘鄉村父老及過路行人,都來看“審石頭”怪案。偷錢的賊大概已會混進來看希奇的,如果是這樣,就正合我意了!各位鄉親今天能破案全賴大家支持合作,謝謝!

王小三

【聽完包公的話,嚇得面如土色,連忙爬在地板上,叩頭如搗蒜,承認自己偷了張小友的錢,恭恭敬敬地把錢拿了出來,聽從包公的處罰。】

 

ĉ
謝東森,
2020年9月11日 上午1:51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