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猪八戒吃西瓜

猪八戒吃西瓜

  作者:包蕾1958年
  唐三藏.孫悟空、豬八戒、沙僧師徒四人前去西天取經,一路行來,不一日來到一個所在,只見前面一座高山擋路,山上黃土亂石,少見樹木,山下也是一片荒涼,無有人煙。

  這時,正是六月天氣,赤日當頭,曬得人嘴幹舌焦。師徒四人,過了中午,還未曾吃飯,真是又飢又渴。

  悟空走在前面,縱身跳上山崗.手搭涼棚,縱目四望,忽然看見遠處有座小廟,不禁大喜,急忙招呼師父前去。沙憎肩桃行李快步先行,三藏.八戒紫緊後隨,巴不得進了廟門,找上一桶涼水,吃上幾個饅頭。

  誰知到了近前一看,竟是個門塌牆倒。久斷香火的荒廟,哪裡有什麼吃的。

  悟空從枯井中拉上吊桶,並無半滴井水;氣得把吊桶擲在一邊。三藏坐在一旁歇腳,沙僧放馬休憩,八戒卻找個牆蔭之處打起盹來。

  悟空向師父行了一禮,說道,
“這荒廟什麼也沒有,讓我出去給您找點吃的來。”

  八戒在旁聽了,心想留此陪伴師父,不如隨猴子同去,找到東西,好歹先吃些個。便連忙起身,到師父跟前,說道:
“師父!我也去罷!”
  三藏手捻佛珠,點頭道:
“早去早回!”
  悟空、八戒應聲:
“是!”便即動身。
  那八戒何嘗真的願去到處尋找,只是不願在廟里幹等罷了。一出廟門,腳踩在曬熱的乾土上,燙得難受,不免後悔起來,一屁股坐在石塊上不走了。悟空回身看見,拉住八戒鼻子。八戒叫痛,悟空問他:
“你怎麼不走了?”
  八戒叫著:
“哎唷……唷……猴哥,你放手,我就走,我就走!”
  悟空這才放手走去,八戒無奈跟隨在後。
  悟空腳步輕快,蹦蹦跳跳,已來到山崗之上。八戒汗流滿面,氣喘吁籲。
  正走時,八戒看見那荒蕪的田陌間,有一株二人合抱的大槐樹,心裡喜歡,走去把釘鈀靠在樹上,說道:
“這個地方真不錯.在這歇一會兒再走罷!”
說著便在樹根下躺倒,一邊還嘀咕著:
“這兒雖沒吃沒喝,倒也逍遙自在。”
  悟空跳上高崗,爬上藤蔓,回頭不見了八戒,不免大聲叫喚:“八戒!八戒!你上哪兒去啦?”
  八戒正想在樹下打盹,聽見悟空叫聲。埋怨道:
“這猴子!”
  悟空已看到八戒,縱身跳下,上前責問:
“八戒.你怎麼不走了?”
  八戒一楞,一轉念裝出一副苦臉,捧著肚子喊痛:
“哎唷,哎……唷!不知怎的,肚子痛了。哎唷,猴哥!還是你一個人去罷!哎唷!”
  悟空心中明白是八戒躲懶,也不說穿,冷笑一聲道:
“那你別走了,等我弄點吃的來,一同回去罷!”
  八戒聽了喜歡,連忙坐起叫道:
“猴哥可別把我忘了! ”
  悟空看了不禁好笑。八戒怕悟空看出,急忙連聲叫痛。悟空也不去管他,一個筋斗翻走了。
  八戒眼看悟空去遠,哈哈大笑。敲著釘鈀,口唱小曲:
原說他猴子有本領,
  何必老豬多費心,
  大樹底下睡一覺;
  你說稱心不稱心。
  唱著唱著瞌睡起來,一邊打著呵欠,一邊把釘鈀插在地上,一會兒就打起鼾來。
  悟室在雲端中翻了幾個筋斗,不巧撞在高山腰上,跌落在雲朵中。忽聽得高峰之上.傳來一陣笑聲。悟空抬頭一望,卻原來是南極仙翁騎鹿而來。

  仙翁問悟空:
“你匆匆忙忙到哪兒去?”
  悟空一聽,連忙跳上峰頂,拱手答道:
“仙翁!我來找吃的!”
  仙翁從袖裡摸出只桃子來遞向悟空:
“這裡有個桃兒,大聖先拿去吃罷!”
  悟空不接,說道:
“謝謝仙翁,一隻桃兒怎麼夠吃,師父、師弟都餓著吶!”
  仙翁聽了點頭道:
“大聖,你怎麼不到南海瓜果山去找點吃的吶!”
  這話提醒了悟空,他伸手舉起金箍棒,叫聲
“變!”
金箍棒立即變小了。悟空將它塞在耳朵裡,向仙翁拱手道:
”對!我就去!”
說著飛步上天。仙翁揮手相送。
  南海風光,又是不同:風和日麗,鳥語花香,芳草遍地,鮮果滿樹。一對仙鶴.翱翔天際。悟空降落,向果林探望.只見樹上果實累累,都已成熟。
  悟空隨手在腦後拔下一束毫毛,吹口氣叫聲:
“變!”
將毫毛向空中撒去。忽地落下六隻小毛猴來。跳到悟空腳下,聽候使喚。
  悟空一揮手,小毛猴會意。立即分成兩隊,一隊竄進果樹林,一隊爬上桃子樹。悟空又一揮手,變出一塊紫色包袱布,平鋪地上,以備包果子之用。
  小毛猴釆下蘋果、桃子和各種鮮果,擲的擲,搬的搬,剎時,堆滿在包袱布上。

  八戒還在樹下打盹,一不留神,把靠在樹上的釘鈀撞倒:“丁當”一聲響,八戒驚醒,睜眼四望,見鈀柄還左搖晃,順手去拉,不料竟拉不起來,反把八戒吊到空中。
  八戒跌在地上,使勁再拉釘鈀,釘鈀拉過來了,後面還繫著一條蔓藤,蔓藤中露出個綠油油的東西,陽光之下,閃閃發光,十分可愛,仔細一看,卻是個斗大的西瓜。
  八戒只當是自己眼花,揉揉眼睛再看,分明是個西瓜。用手指彈彈,耳朵聽聽,鼻子嗅嗅,分毫不假,高興得跳了起來。
  八戒懷抱西瓜,雙耳亂搖,得意地唱了起來:

原說我老豬運氣好,
  不用費心到處找;
  大樹底下睡一覺,
  斗大的西瓜會來到。

  那一邊,小毛猴們也找來個大西瓜。悟空把它放在果子一起,包上包袱,從耳朵裡取出金箍捧,迎風一晃,變成扁擔粗細,插進包袱結子裡,舉起包袱掮在背上就走。
  這一邊,八戒舉起刀來,把西瓜切成四瓣,彎腰嗅嗅,口水直流。尋思道:
“我老豬先吃了自己這一塊,總說得過去罷!”
隨即仔細挑了塊最大的,不消兩三口就把牠吃掉了。
  孫悟空背著包袱騰雲駕霧而來,到了這裡,低頭下望。
  八戒正對著餘下的三塊西瓜打主意。
  悟空看見,也不驚動他,悄悄降下身來,躲在山石後面偷看。
  八戒還在躊躇,看著三塊西瓜發楞。
  悟空又好氣又好笑;
“好!這呆子躲在這兒吃西瓜,把咱們都忘了!”
  這時,八戒卻拿起第二塊西瓜,咬了一口說道;
“一塊西瓜也解不了渴,我再把猴子這份吃了罷,留下兩塊給師父和沙僧,也好交代。”
  悟空聽了笑道:
“嗨!這呆子還記得師父和沙僧吶!”
  八戒連瓜皮也啃穿了,玩了一陣,隨手一擲,又去拿第三塊西瓜了,一邊還嘀咕著:
“越吃越愛吃,索性把沙僧這塊也吃了罷!”
  悟空在那邊看了生氣,罵道;
“咳,這呆子真是貪吃,全忘了兄弟情分!”
  八戒吃完了第三塊瓜,把瓜皮一丟,跪在地上,打恭作揖地說道:
“師父,師父!不是老豬不留紿您吃,實在一塊西瓜也交不了賬。倒不如讓老豬代您吃了罷!”
  說著拿起第四塊西瓜大嚼起來。
  悟空趁他大吃時,開口叫道:
“八戒!”
  八戒正吃得津津有味,忽聽得有人叫喚,連忙停住,凝神細聽。
“八戒,八戒!”
悟空又叫。
  八戒豎耳瞪眼,神色慌張。
“八戒,你在哪兒?”
  八戒已聽出是悟空的聲音,更加著急,自言自語道:
“哎!是猴子,這可不是鬧著玩的。”
  他趕緊擲掉手中未吃完的西瓜,又揀起地上的三塊瓜皮,擲得遠遠的。這時,悟空已經過來了,八戒手忙腳亂,不知如何是好。
  悟空看在跟裡,卻裝作不知,故意問道:
“八戒!你在幹什麼?”
  八戒驚慌失措,支吾道:
“沒什麼,沒什麼,我在打鳥玩吶!”
一邊說話,一邊拾起塊石頭向空中擲去。
  悟空心中暗笑,也不說破,問道:
“八戒你肚子不痛了嗎?”
  八戒一邊收拾起釘鈀,一邊回答:
“好了,好了,一點也不痛了,咱們趕快回去罷!”
  悟空背著包袱走在路上,八戒背著釘鈀跟在後面。
  悟空問道:
“八戒!你這半天在幹什麼?”
  八戒邁過一堆雜草說道:
“啥也沒幹,就在樹下打個盹。”
“是不是夢見好吃的果子了?”
“沒有,沒有,我肚子還空著吶。”
  八戒抬頭見悟空背著的包袱,鼓鼓囊囊地滿是鮮果,不禁口饞,用手摸摸,用鼻子嗅嗅,問悟空道:
“猴哥,你采了這麼多瓜果?”
  悟空回頭望望八戒笑道:
“嗨,果子倒是采了不少,你方才肚子痛,不敢隨便給你吃。”
  八戒聚精會神望著悟空的包袱,不留心腳下,突然身子往前一撲.大叫一聲:
“哎唷!”
  跌倒在悟空面前。
  悟空急忙把他扶起,笑道:
“呃,八戒!你這是幹什麼?何必行此大禮,我又不是南海觀音。”
  八戒這—跤真摔得冒火,破口罵道:
“是哪個混蛋,把……”
一邊罵著,一邊伸手到地上一摸,摸來一塊瓜皮,認出是自己丟的,也就罵不下去了,反而怕被悟空看見,偷偷把瓜皮拋開。
  悟空早已看到,見八戒停口不罵,便接上口替他罵起來:
“咳,真是混蛋!把瓜皮亂擲,害得我師弟摔這一跤。”
  八戒唯恐悟空看出破綻,連忙說道:
“沒有摔痛,沒有摔痛!”
說著摸摸痛處,起身就走。

  山崖邊緣。悟空與八戒走來。
  八戒低頭穩步前行,突然看見地上又是一塊瓜皮,不免觸目驚心,趕緊煞住腳步,輕輕跨過。
  悟空在後面看了好笑,以手向瓜皮一指,那瓜皮就似通了靈性,緊跟著八戒腳後跟跳去。
  八戒十分留意,不敢踩著瓜皮,偏那瓜皮不離他的前後,總在他的腳下糾纏。八戒生起氣來,一腳把瓜皮踢去。—邊還罵著:
“去你的!”
  悟空笑道;
“八戒!這回倒留心了!”
  八戒聽了更是得意,哈哈大笑起來;
“可不是嗎,摔個筋斗就學乖了!”
  兩人繼續前行。
  八戒看著悟空背著瓜果,忍不住又問:
“猴哥,你哪兒弄來這麼多的瓜果?”
“南海瓜果園,”
悟空一邊走一邊告訴他,
“那兒四季瓜果,應有盡有;滿地長的是巴斗大的西瓜,滿樹結的是拳頭大的仙桃,又香,又甜,又好吃。”
  八戒聽了,滿腦門想著鮮瓜甜果,忘了照顧腳下,只覺得腳底一滑,不由得
“哎唷”聲,往後就倒,連翻帶滾,跌下山去,虧得山崖邊上長滿了蔓藤,把他勾住。
“猴哥,猴哥!救命呀,救命呀!”
八戒急得大叫。悟空聽見,急忙轉身過來,放下包袱,抽出金箍棒,伸下去給八戒。八戒拉住金箍棒,悟空使勁往上拉,好容易把八戒拉了上來。
  八戒坐在地上喘著氣,摸腰搓腿,好一會兒,還不想起來。悟空在旁說道:
“師父在等著吃吶,你歇一會兒再走,我先去了!”
  八戒點頭答應.悟空騰空而去。
  原來八戒正坐在那塊瓜皮上,唯恐站起來被悟空發覺,故而推託腳痛,不肯起身。待悟空一走,他便跳將起來,從地上揀起瓜皮,要想擲下山去,轉念一想,不很穩妥,就將瓜皮狠狠地釘在釘鈀齒上,一邊罵著: 
“哼!我恨透你!”
  八戒背起釘鈀,小心翼翼地走去。
  走不多遠,看見地上又是一塊瓜皮,八戒趕緊停住,舉起釘鈀釘住瓜皮。
  釘鈀釘著兩塊瓜皮,八戒得意地背起釘鈀走了。
  他一路上手彈釘鈀,挺胸突肚唱著歌兒:
誰說我老豬不小心,
  路上的瓜皮看得清,
  雙腳落地多穩重,
  慢慢走來慢慢行。
  在八戒唱歌時,一塊瓜皮從釘鈀齒上落了下來,它隨著音樂節拍,跟著八戒跳來。
  八戒剛唱完,一腳踏在瓜皮上,就像個圓球一般滾下山坡去。
  說也奇怪,他不偏不倚徑自滾進廟門,直滾到師父面前。
  三藏看了很是驚異,問道;
“八戒!你怎麼跌跌撞撞地進來?”
  悟空在旁切西瓜,看了笑道:
“嘿嘿,八戒找果子找得太辛苦了。”
  師父便對悟空道:
“哦,那麼給他塊西瓜吧!”
  悟空拿起一塊西瓜遞給八戒,一邊笑道:
“你今天交了西瓜運了!”
  八戒接過西瓜,鼻子嗅嗅,舌頭舔舔,剛想張口,忽然看見釘鈀齒上那塊瓜皮跳了下來。
  八戒驚慌失措,到處躲閃,那瓜皮追著他不放。八戒忙把手裡的西瓜交還悟空。一邊大叫:
“猴哥!猴哥!”
  悟空笑問:
“什麼事?”
  八戒叫道:
“是我千不該,萬不該,不該獨個吃了個大西瓜!”
  悟空哈哈大笑。

ĉ
謝東森,
2020年9月11日 下午4:47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