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高加索灰闌記



德国戏剧家布莱希特(1898—1956)的代表作之一。
剧本写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苏联高加索一个山村展开了一场争执:德寇入侵时,此村的牧民迁到了远方,而邻村村民却留下来打游击,抵抗德寇,战斗间隙中规划了恢复建设的蓝图。
然而这时,村子的原主人却要迁回。
理由是此村地盘自古便属于他们。
邻村村民没有更多争辩,只请“主人”看了《灰阑记》这出戏:

古代的格鲁吉亚发生了一场暴动,总督被砍了头,总督夫人为了多带几件衣服,把儿子米歇尔交给女仆格鲁雪,自己逃命去了。
格鲁雪可怜孩子,准备将他带到北山,寄养在哥哥家中;路上她为逃避铁甲兵的追捕,受尽饥寒凌辱,终于带着米歇尔到达了哥哥家。
哥哥见妹妹带回一个孩子,以为她不正经,加上妻子的嘲讽,更怕为养活妹妹而破费家产,于是让格鲁雪立即嫁给邻村一个快病死的男子,这样既可堵外人的嘴,又可保持妹妹的贞洁。
格鲁雪被迫嫁了过去。
二年后,外逃的格鲁吉亚大公卷土重来,恢复了统治。
总督夫人也回来了。
但是,总督已死,其财产只有其子可继承。
总督夫人派铁甲兵到处搜访。
终于在格鲁雪家中将孩子带走。
格鲁雪从孩子生下后就在苦难中养育着他,而总督夫人在紧要关头却抛弃了自己的孩子,格鲁雪决心不承认这孩子是总督夫人的。
于是这件事就由法官阿兹达克来评断。
阿兹达克是一个出身穷苦的聪明大胆的法官,他常常不畏强暴,为下层人主持正义。
而这一次断案,他感到很为难,思考再三后,他想出一个办法:用石灰在地上画一个白圈(灰阑),孩子站在圈内,都自称为孩子母亲的总督夫人和格鲁雪分两边站在圈外抓住孩子的双臂,象拔河一样,谁胜孩子就归谁。
结果,格鲁雪一连两次放弃了争夺孩子的“比赛”。
这时阿兹达克宣判道:孩子归格鲁雪,因为她怕拖坏了孩子,这才是做母亲应有的本能。
而总督夫人却没有这种顾虑,这说明她并不爱孩子,只是为了得到财产才要孩子。

总督夫人和女仆格鲁雪这两个人物形象代表着两种截然不同的人生观。
总督夫人在危难之际为多带走几件衣物,竟抛下亲身儿子;然而当公爵复辟后,为获得遗产,她又不顾一切地要从别人手里夺回孩子。
有钱就是亲骨肉,无钱母子不相认。
这从另一个角度剖析了剥削制度下人与人之间的纯金钱关系。
而格鲁雪这个下层妇女却是那样仁慈宽厚,明理豁达。
她明白虽然总督是那样地凶残,然而不懂事的婴儿是无辜的,因此负起了解救和养育孩子的担子。
她为此受苦受累受辱而始终不渝,表现了劳动人民的崇高的人道主义和自我牺牲精神。
不过,她并非基督徒般地去为“上帝”而献身,她要保卫自己的劳动成果,坚持孩子应归自己所有。
《高加索灰阑记》是借用我国元代杂剧《包侍制智赚灰阑记》并溶进作者自己的思想而成。
此剧打破了欧洲传统戏剧的分幕分场的手法,而是采用分段式,按照剧情而将全剧分为既可独立又前后连贯的场景。
剧情的展开主要为叙述式而非体现式,所以作者在剧中加进了歌唱、字幕和画外音等艺术手段,把观众变成评判者而不是仅仅从剧中获得艺术享受,从而增强了戏剧的艺术感染力和扩大了戏剧的表现范围。

《包待制智赚灰阑记》是元·李行道文言文。

书目提要
《包待制智赚灰阑记》,亦作《包待制智勘灰栏记》,简名《灰阑记》、《灰栏记》、《灰兰记》。

剧写富翁马均卿娶妾张海棠,生有一子。马的正妻与奸夫赵令史合谋,毒杀亲夫,反诬海棠;为谋夺家产,又强称海棠之子为己生。

屈打成招,海棠被判死罪。

后包拯推详案情,知有冤弊,便用“灰栏计”,判明海棠为孩子的生身母,昭雪了她的冤枉;并审出马妻与奸夫合谋的杀人罪,给予严惩。

本剧构思新颖,情节曲折,戏剧性很强。在内容上,它突出了包公明断是非的智慧。

《曲海总目提要》(卷二)说:“决狱断狱,颇得情理,足为吏治之助。”同时揭露了狼狈为奸、诬陷善良的社会风气以及吏治的黑暗,表现了作者愤世嫉俗、关心人民疾苦的思想,是一本比较出色的公案戏。

汉·应劭《风俗通义》记西汉时颍川有妯娌二人争儿,丞相黄霸命一卒抱儿,距两妇各十余步,让两妇自往取儿。长妇用力拉扯,弟妇恐伤亲儿,任大妇拉去。黄霸以此把儿判给弟妇。

此故事经过长期流传,情节逐渐发展和丰富。

《灰阑记》很可能据此敷演而成。类似这类公案故事,在古代印度、希腊、罗马等国也有流传。

《旧约》里所罗门王以剑判争儿案的故事,与“灰栏记”也很相近。近代人也有以此故事加以发展、推陈出新的,如德国布莱西特有《高加索灰栏记》,法国勒伯朗的亚森罗?小说《鸣钟八下》中也有一段类似的描写。

古今各国发生这种类似的故事,想是因为人民的生活、思想、感情有共同之处,不必肯定同出一源。

该剧已有英、德、法等各种文字译本,在国外传布,影响颇大。此剧《录鬼簿》、《太和正音谱》均有著录,今仅存《元曲选》本。

题目、正名:《元曲选》本作“张海棠屈下开封府,包待制智勘灰阑记”。

天一阁本《录鬼簿》作“张海棠屈死下阴牢,包待制智勘灰栏记”。

现据《元曲选》本整理。〖质量〗二校
所羅門的審判是一個諺語,指使用計謀來智慧地判斷出真相,哄騙當事人暴露自己真實的情感。
法官假裝他將要毀壞爭議的主題,而不是允許任一當事方在損害另一方的情況下獲勝。

這一諺語出自聖經列王紀上3章16-28節,那裡記載2位新生兒的母親帶著一名男嬰來到所羅門面前,各自講說自己的故事是真實的。
兩人同住一房。兩人生下孩子不久,一天夜裡,另一名婦人發現自己壓死了自己的孩子,在痛苦和嫉妒之下,她將自己的死孩子和別人的孩子交換。
次日清晨,那名婦人發現了死孩子,但很快發現這不是自己的兒子,而是另一個婦人的。

所羅門王思索了一下,吩咐拿刀來。他宣布只有一個公平的解決方案:將活著的孩子劈為兩半,每個母親得到一半。
當聽到這個可怕的裁決時,
男孩真正的母親喊道:「我主啊,將活孩子給那婦人吧,絕不可殺他!」
但是那位說謊者,出於嫉妒,說:「這孩子也不歸我,也不歸你,把他劈了吧!」
所羅門立即將孩子給真正的母親,因為真正母親出於本能將保護她的孩子,而說謊者顯示出她並不是真正的愛這個孩子。

所羅門用他的智慧避免了爭議主題(孩子)的毀滅。沒有理由認為他意圖造成傷害。
ĉ
謝東森,
2020年9月13日 上午7:42
ĉ
謝東森,
2020年9月13日 上午7:28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