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雞和種子

雞和種子

一位出遠門的商人,住進了城裡的一家客店。店主給他送來了一隻熟雞和兩個熟雞蛋。第二天,商人臨走時對店主說:我回來時還住您的客店,到時一起算帳吧。說完他就走了。

  三年過後,這位商人回來又住進了這家客店。店主又用熟雞、熟雞蛋招待了他。第二天,商人與店主算帳,問:我該付多少飯錢?

  店主眼珠子滴溜一轉,左右算了幾遍,說道:請討二百塊銀元。

  什麼,兩隻雞四個雞蛋值二百元?商人驚奇地問道。

  那當然,店主說:您細想想,算一算,三年前,您吃了我一隻雞兩個雞蛋,如果這隻雞活著的活,每年至少要下一百多個蛋,再用這些蛋孵小雞的話,可以孵出一百多隻小雞,小雞再長大,再下蛋,再孵小雞,四周全是雞的世界了,您估算一下,我一點沒多要錢。

  商人和店主爭吵不休,鬧到了喀孜那裡。奸猾的店主暗示囊中的錢財,偷偷買通了喀孜。喀孜審問商人:您吃雞和雞蛋前,與店主談過價錢嗎?

  沒有,誰還不知一隻雞的價錢呢?商人回答說。

  那麼,您什麼時候回來跟店主講過嗎?喀孜又問。

  沒有!商人回答。

  那麼,喀孜清了清嗓子說:您既沒有講清雞的價錢又沒講明自己何時回來,這隻雞活到現在的話,能下多少蛋、能孵多少隻小雞?店主還算不忘本,您天經地義地要付給他二百塊銀元。

  商人不服判決,找到了阿凡提把事情的原委敘說了一遍。阿凡提找到喀孜要求重新審理此案,喀孜答應阿凡提三天之後再重新開庭審理。

  三天后,喀孜和其他人早早來到法庭等候阿凡提,阿凡提遲遲沒來。等得不耐煩了的喀孜就要宣布休庭時,阿凡提氣喘噓噓地跑來了。

  喀孜責問道:阿凡提,您為何不按時到庭辯護?

  請不要生氣,喀孜閣下。我與鄰居說好合夥種麥子,如果今兒不把麥種炒熟,明兒播種就來不及了。為了趕炒麥種所以來遲了,請原諒。

  簡直料事如神,喀孜一聽大笑起來:炒過的種子能出苗嗎?天大的笑話。

  哈哈,阿凡提大笑起來,你既然相信煮熟的雞能下蛋,為何不相信炒熟的麥種能出苗呢?喀孜無言以對,只好改判了此案。

025阿凡堤故事:雞與種子

 

【第一幕】

時間

某日上午

人物

阿凡提,喀孜老爺、飯店店主阿木提、外地商人阿地力、眾衙役、看熱鬧的人若干

一個小城鎮的衙門裡。

喀孜

誰在外面喧嘩?

衙役

老爺,是告狀的!

喀孜

哈哈!左眼跳,有吉兆。盼財神,財神到!快叫進來!

阿木提拽著阿地力走進來,阿凡提和一群看熱鬧的跟在後面。

喀孜

誰告狀啊?快快講來!

店主

小人狀告阿地力欠債不還!

商人

大人,小人冤枉啊!

喀孜

那他為什麼告你?

商人

小人是外地商人。

三年前在他店裡吃了一隻雞、兩個雞蛋。當時說好下次來時還他飯錢。

今天過來還錢時,他竟然開口要二百塊銀元,這不是敲詐嗎?求大人為小人做主!

喀孜

大膽!一隻雞、兩個雞蛋竟然敢要二百塊銀元。

店主

大人……

喀孜

(厲聲)有話快說!

店主

大人,這是我的狀紙,求大人為小人做主!

店主走到喀孜身邊,悄悄掏出一個布包,遞了過去。

喀孜抓著布包,輕輕捏了捏裡邊的銀元,臉上頓時樂開了花。

他裝模作樣地看了看狀紙。

喀孜

嗯,從狀紙上看,你要二百塊銀元還是有道理的。

這樣吧,你再給大家說說你的理由吧!

店主

(得意地)

大人,他是在三年前吃的我那只母雞和兩個雞蛋。

您想,三年來,那只母雞每年至少要下一百個蛋;

這些蛋又可以孵出一百隻小雞;

小雞長大後再下蛋,再孵小雞,三年能孵多少只雞,現在該是多大一群哪!

小人就是一隻雞收他一塊銀元,現在收他二百塊銀元也不多呀!

喀孜

(捋著鬍鬚,點了點頭)

有理,有理!不多,不多!

(轉過頭呵斥商人)

你都聽到了嗎?

人家收你二百塊銀元,夠便宜的了!

還不快把錢付給人家,不然我就把你關起來!

阿凡提

(上前)

等一等,大人!

阿地力是冤枉的,我願意替他辯護。

不過,我想請大人三天后再審理這個案子。

喀孜

今天判和三天后再判有什麼區別嗎?

阿凡提

(面向眾人)

大人,如果你能等三天再判,我們就相信你是公正無私的!

喀孜

(猶豫了一下)

好吧,那就三天后再判。

不過,他要是跑了怎麼辦?

阿凡提

那就由小人替他償還債務!

喀孜

好,一言為定!

 

 

【第二幕】

時間

三天后的上午

地點

人物

同第一幕

喀孜

(不耐煩地)

太陽都老高了,阿凡提怎麼還不來?

店主

大人,阿凡提肯定不敢來了,您現在就判吧!

阿凡提氣喘呼呼地跑上來。

喀孜

你怎麼現在才來?本官都等你半天了!

再不來,本官就要宣佈判決結果了。

阿凡提

(喘氣)

請不要生氣,大人。

是這樣的,我和鄰居說好合夥種麥子,

如果今天不把麥種炒熟,明天就來不及播種了!

因為趕著炒麥種,所以我來晚了。

喀孜

(忍不住大笑起來)

胡說八道,這不是天大的笑話嗎?

聰明的阿凡提竟然想用炒熟的麥種播種!

你也不想想,炒熟的麥種能出苗嗎?

阿凡提

大人,既然炒熟的麥種不能出苗,那麼煮熟的雞能下蛋嗎?

喀孜

(頓時面紅耳赤)這個……這個……

阿凡提

相信大人一定會做出公正的判決。

看熱鬧的人喧嘩起來。

喀孜在大堂上踱來踱去,猶豫再三,最終無可奈何地開始宣判。

喀孜

店主阿木提訴商人阿地力付二百塊銀元一案,

本官不予支持,

判商人阿地力付店主一隻雞和兩個雞蛋的飯錢兩塊銀元!

店主

大人,我前兩天給你的……

喀孜

(不等店主說完)

退堂!

音樂

騎上我的小毛驢,樂悠悠,樂悠悠;

歌聲伴我乘風走,乘風走;

只因人間事不平,我把世界來周遊,來周遊……

ĉ
謝東森,
2020年9月13日 下午6:0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