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3坐井觀天

《莊子·秋水》一開始講述了河伯和北海的對話,秋天黃河漲水,河面陡然變寬,寬到連對岸的牛羊都無法看清。
河伯洋洋自得,以為自己很了不起,但當其來到入海口看到大海之時,才知道自己何等渺小。
北海說道:
「井蛙不可以語於海者,拘於虛也」。

本篇其後又講述了井蛙的完整故事,說得是一隻青蛙住在一個埳阱 之中,某一天遇到了一隻來自東海的巨鱉。

青蛙對鱉說:
「你看我多快樂啊,出去可以在井邊跳來跳去,回來了可以在井裡的洞中休息,在水中可以只把頭和嘴巴露出來,還可以把腳踩在軟軟的泥里。那些蝦米、螃蟹、蝌蚪哪個能比得上我?我就是這一井之主,多麼地快樂!你幹嘛不常到井裡來看看呢?」

那隻巨鱉於是想進到井裡,可井卻小得連腳都放不進去。

鱉對青蛙說:
「你見過大海嗎?
其闊何止千里?
其深何止千仞?
大禹治水之時十年中有九年洪水,也沒有使大海水量增加,
商湯之時八年中有七年旱災,海水也沒有減少多少。
大海如此不受洪水大旱的影響,
這才是住在東海的大快樂呢。」

井裡的青蛙聽了,驚呆了,
方才知道自己所居之地是何等的微不足道。

033井底之蛙劇本

井底之蛙 --莊貴妶改編

 

眾人

呱呱劇場,歡迎井底之蛙上場。

蛙甲

呱呱,呱呱呱,東呱呱,西呱呱,我們呱呱真偉大,吃了蚊子笑哈哈。

蛙乙

沒錯沒錯,歡迎大家光臨呱呱劇場。

蛙甲

這個井底,有免費的清水,二十四小時供應。

蛙乙

有自助式的蚊子,讓你隨時吃到飽。呃~

蛙甲

你怎麼了?

蛙乙

沒事沒事,剛才那隻蚊子太肥,害我嗆了一下。

蛙甲

只要我們高興,隨時可以跳來跳去

蛙乙

玩累了,全身泡在井裡充分休息。

蛙甲

還可以旁邊的泥漿中散步,軟綿綿的泥漿踩起來,好舒服哦!

蛙乙

我們今天要來做什麼?

蛙甲

不如,我跳一段青蛙舞給大家看。

蛙乙

你這是什麼舞?沒事幹嘛在地上亂挖?

蛙甲

我這叫做我挖,我挖,我挖挖挖。

蛙乙

那我也會跳。

蛙甲

你這又是什麼舞?用食指也能跳?

蛙乙

我這是挖鼻屎。

蛙甲

好噁心。

蛙乙

嘿嘿嘿,好了,言歸正傳,我們請個來賓上場與蛙同樂。

蛙乙

【拉了來賓上來】喂喂喂,先生,先生,你想不想也搬來我們井底公寓住住呀?

來賓

我?

蛙甲

對呀,平常都只有我們兩個人住,難得有烏龜來看戲。

來賓

不不不,我住在大海鄉大海路的海角七號,那裡比這裡更好。

蛙甲

海角七號?那裡有我們這裡大嗎?

來賓

大,大海寬的看不界線,深的無法丈量,鬧旱災時,大海也少不了水,我雖然不是大海的主人,但是我想是住大海舒服。

蛙乙

那裡,那裡有免費的蚊子吃嗎?

來賓

當然,那裡的魚蝦,要多少有多少。謝謝你們的好意,我要走了,再見。

蛙甲

【搖頭】唉,真是個愛吹牛的傢伙。

蛙乙

【搖頭】對呀對呀,還有什麼地方,比井底更好?可憐的傢伙,他去哪兒找比這個井還要舒服的地方嘛!

蛙甲

不要理他。

你有聽過喝鹹水過日子的青蛙嗎?

大海裡有蚊子嗎?

搬到大海去,是我們吃龍蝦鯊魚?還是龍蝦鯊魚吃我們?

蛙乙

對,不要理他,讓他羨慕到流口水。

呱呱,呱呱呱,東呱呱,西呱呱,

我們呱呱真偉大,吃了蚊子笑哈哈。

呱呱劇場,

咱們明天,後天,大後天,天天見面。

http://fest5.blogspot.com/2009/04/blog-post_825.html

ĉ
謝東森,
2020年9月14日 下午6:21
ĉ
謝東森,
2020年9月14日 下午5:58
ĉ
謝東森,
2020年9月14日 下午7:5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