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意識會談是什麼? 四層次提問設計

「意識會談」是什麼? 「四層次提問」設計
2014/10/21
【聯合新聞網/文、圖節錄自遠流出版《啟動孩子思考的引擎》】

http://mag.udn.com/mag/edu/storypage.jsp?f_MAIN_ID=381&f_SUB_ID=6138&f_ART_ID=541628


內容介紹:


圖片提供/遠流出版
‧意識會談對話教學法:從提問中產生豐富、多元且深度的對話,激發學生表達和參與的能力;經由對話的互動與回應,強化班級的動力與學習的效果,並建立優質的團隊共識。

‧第一手的教學現場直擊:作者長期推廣對話教學法,根據老師們的需求提供實際教學的經驗,並針對可能遇到的問題分享處理方法。透過參與教學觀摩及實際實施課程的老師及親身體驗的學生提出的回饋與心得,忠實呈現對話教學的效果及優點。

作者:宋慧慈老師

1959年生於南投縣草屯鎮,南投縣草屯國小、旭光國中、台北市立師專畢業。2009年從宜蘭縣竹林國小退休。

喜歡分享教學經驗和生活體驗,從2002年特教電子報創刊,開始筆耕,透過第一手的教室觀察及教學省思,將教學歷程、學生成長、家長回應,一一記錄下來,是特教電子報維持最長的專欄「教室傳真」的主筆。

退休後,擔任中華民國激勵協進會理事長,致力推動「以人為本」的對話教學;也擔任靈鷲山心寧靜教師團總團長,努力推動「心寧靜情緒管理」教學,祈願送給全世界一份寧靜的禮物。

精彩書摘:
「意識會談」是什麼?

我跟陳怡安教授學習的「意識會談法」,有效的幫助了我經營出「和諧的師生對話關係」。陳教授對意識會談法所下的定義是:

意識會談法
基於對生命的肯定,
透過對話的機制,
激發參與者的意識狀態,
營造和諧的共同體。

我對上述定義的每一句,都有我的詮釋!

基於對生命的肯定:每一個生命都希望被肯定!在「被肯定」中長大的孩子,有信心!所以,當我與孩子對話時,對這個生命的肯定與否,會影響到我對他所發表的意見「升值」或「貶值」。孩子其實是非常敏感的,他說的話,是不是全然被我聽到、被我聽懂,也影響著這個孩子後續與我的對話動力。

透過對話的機制:人,生而好談!透過對話可以相互啟發,刺激多角度的思考,不斷的溝通,建立彼此共識,還可以進一步消弭紛爭。有別於一般傳統教學的單向講述,老師可以聽到更多元的孩子心聲。要謹記:提問的目的,是要讓參與者能回答;所問的問題,要大部分的人願意回答。

激發參與者的意識狀態:團體討論可以創造「人人得參與,個個被接納」的機會,讓彼此在對話的訊息激盪中,增加不同意象的刺激,創造改變意象的機會。因為思考的引擎被啟動,有一群思維比較窄化的孩子,藉由聽聽同年齡孩子的經驗、聽聽同年齡孩子的語彙,可以刺激自己更寬廣、更立體的意識。

營造和諧的共同體:陳怡安教授說「自覺是治療的開始」;我則相信,當一個人「有自覺」,就必定「能自決」。組織共事,最期待的當然是出於自我決定的力量,才能自我負責!

意識會談的「四層次提問」設計

我是怎麼與「意識會談」對話教學結緣的呢?

先來談談帶領「意識會談」前的問題設計,我習慣稱它為「四層次提問」,也就是回應到人類的四種學習能力(記憶、覺受、詮釋、創造)而提問。大致是如下的四個層次:

第一層次─引導參與者「消化客觀材料」的記憶性問題:

就是問材料中出現的內容,換句話說,學生只要運用五官的直覺能力,就可以很容易回答得出來,而且幾乎每一個學生都可以答對。這個層次的問題設計,目的在激勵學生的參與,老師可以從學生的回答中,多給予肯定,進而喚起學生更多參與的信心,樂於聽自己,也聽別人。

第二層次─引領參與者「提出對客觀材料之個人回應」的覺受性問題:

這個層次的問題是要激發學生的想像力,所以提出的問題可以讓學生稍加思考,也就是運用「直觀」的學習力對材料做回應,雖然容許有一些些自己的獨特感覺,但仍要尊重材料本身的客觀性。透過這一層次的討論,可以幫助學生進一步思考作者安排在主題背後的寫作動力。

第三層次─引發參與者「對材料加以詮釋」的詮釋性問題:

這一層次可以藉由個人「抽象」的、「概念」的學習能力,達到「驗證性」的目的,問題的設計要能引出個人的生活學習經驗,藉以解說材料中作者的用意。通常進行到這個層次,團體間已經達到彼此皆能本著「開放的心靈」去聽,也能接受團體中不同的看法。帶領者在這個層次要善用參與者的材料,掌穩意識流,這個層次往往是能否引發「靈光爆破」、達成團體共通意識流的重要引信。

就小學教育而言,這一層次可以檢驗孩子的學習結果,教師也可以藉孩子的反應,檢討教學目標的設定是否符合實際需求,以作為下次目標訂定的參考。敏感的老師,還能因孩子「個人經驗」的表述,技巧且適時的提供輔導與協助,但是帶領者需特別留意:千萬要避免自己的價值判斷介入會談,以免阻礙了團體意識流的自然形成。

第四層次─激發參與者「思索人性本然面深層掙扎」的創造性問題:

經由前一層次會談中,因個人經驗而激發出的開放性詮釋內容,正好將材料自然的消化到人性中,也就是藉由人的「創造力」去和「真理」對話。融洽的意識會談,有時還能幫助個人解開掙扎性的問題,找到行動力的源頭活水,甚至得到永恒真理的啟示。

因為參加陳怡安教授主講的「意識會談與共識建立」激勵生命方法研習的美好體驗,回學校後,我依樣畫葫蘆的循著陳教授所傳授的「四層次提問」,和小學六年級學生進行了一場師生都感欲罷不能的對話教學。

過去的教學方式,我會直接講述作品的名稱、年代,畫家生平,然後讓孩子們模仿或創作。雖然,我的美勞課一直是多數孩子的首選,但走到教學的瓶頸時,自己竟會鞭策起自己來!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