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幼年从军

幼年从军

赵家骧资质聪敏,牙牙学语时,父亲授五经,母亲教诗文,琅琅上口。未上小学前就熟读诗书,由河南汲县高等小学校升入开封武昌中华大学河南分校中学部,肆业二年,又转入省立第二中学。课余喜读历史、武侠小说,思想中充满英雄色彩,故深慕汉武班超之为人。学业日进。学校有位来自武昌的陈明理同学,自鄂省来,密示孙中山革命理论,并口述总理救国救世宏愿,挑灯夜对,极为感动,回家后与长兄欣喜交流,深谈于子夜天明。五四运动后,全国各地反抗帝国主义列强的爱国主义运动风起云涌,赵家骧深受感染,坚定了投笔从戎、精忠报国的志向。

1923年,二叔赵家骧13岁,军阀吴佩孚雄据洛阳,在报纸上刊登招收幼年兵的启事,赵家骧看到启事后,顿时有了加入幼年兵团学习的念头。他把这一想法告诉家人后,祖母坚决反对爱子弃文习武。为此大闹了几场,祖母仍不放行。眼看招兵期限临近,真可谓“无巧不成书”,二叔与小友张大鸿的公子张一鸿玩耍时,不慎将其头部撞破,鲜血直流。祖父得知后,训斥并加以惩罚,被打的遍体鳞伤,幸被兄姐送至佃户家中施救敷药疗伤。赵家骧固执己见,一心想摆脱家庭的羁绊。一天夜里,在兄姐和佃户的邦助下,从汲县两丈多高的城墙上跃入护城河,背着满袋书籍,艰难来到洛阳,即考入幼年兵团,从此开始了军旅生涯。当时幼年兵团的设备完善,训练认真,素质精练,教官大都出身于保定军校第八、九期毕业生,与黄埔军校相当(当年黄埔军校教官陈诚就是保定第八期生)。伙食也很丰富。吴佩孚宣称:“要在这群孩子中培养出大批枪法精准、刀术超群的勇士,还要让他们成长为旅长、师长。统一全国,收复被外国人侵占的失地,就要靠这些孩子们了”。幼年兵大都是穷苦孩子,像赵家骧受过良好教育并有奋斗目标的唯独一人。入校后,勤学苦练,习文练武,很快当上幼年兵演习干部。当时幼年兵团在军界影响很大,美国军方请上海大陆电影公司来拍摄练兵实况,拍成八集纪录片,片名《吴佩孚洛阳练兵实况》作为美军教学资料,此影片还被卖到欧美。如果能看到此片就有赵家骧当年的身影。次年14岁被派王维城将军部下见习,王部驻邯郸,任幼年兵少尉排长,他不忘读书,尤好骑射。

1924年第二次直奉战争,直系冯玉祥、胡景翼、孙岳联合发动“北京政变”,逮捕大总统曹锟,吴佩孚因腹背受敌而失败。战后,幼年兵团被张作霖改编,赵家骧随之进入朱继先将军主持的东北军官队,结业后被选送东北讲武堂辽宁本校第九期步兵科学习。当年有这样一段轶事;“赵家骧入学不久,即举行开学典礼,这个典礼的仪式很隆重,各界来宾很多,而且警备森严, “对子兵”林立。张作霖乘坐黄色装有机关枪的装甲防弹汽车,前面有坦克车压道,陪同前来的有张作相、吴俊升等大员及张学良以下的全体教职学员,列队来到大广场上站成“U”字形队伍相迎。张作霖站在中央面南而立,开始讲话。大意是,本司令为国家造就人材,你们都是青年学生,希望好好念书、守规矩听话,将来学好以后,为国家效力,现在日本人欺负我们,你们要好好学本领,将来好和他们打仗”听到这里赵家骧有些悚然,觉得大帅此话说得太直率了,因为日本武官在场,他们是懂得中国话的。张作霖当时说了这样的话,得罪了日本人。

东北讲武堂教学内容分学科、术科、技术、体操。学科有:步兵操典、射击教范、阵中勤务等。赵家骧未经家人许可,擅自从军,入校后学员中官宦子弟较多,时而会欺侮年幼外省籍学员。此时赵家骧已是武功不凡的河南汉子了,当这些学员与他几经武功、舌战较量后,刮目相看。但赵家骧仍处处谨慎,刻苦钻研,每周测试名列前茅,终于渡过无情的军训挑战,在同期1200人中以第四名的优异成绩毕业。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