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武汉大会战

武汉大会战

 1938年6月,陆大迁移武汉,在新校址举行毕业典礼,由蒋百里将军主持,赵家骧以优异成绩毕业。典礼才结束,日机就前来轰炸,顿时一片火海,因为日本人认为蒋委员长必定要来的。

毕业后,调升第十一军团第二军(第二军源自北伐前的黄埔军校教导团,被称为国军之祖)任参谋长,继兼任第十一军团参谋长(军团长李廷年),负责防守武汉田家镇要塞。时年28岁,成为武汉大会战中,年纪最轻的军团级指挥官。

6月12日,武汉大会战开始,日军占领安灰省会安庆以及潜山后,打开了沿江北岸西进的通道,在日军中向有精锐之称的第六师团在海空军的直接支持下,从大别山南及长江北岸间的长条地带大举西犯,直接威胁武汉。

7月14日,赵家骧命所部第九师郑作民部和第五十七师分别守备田家镇要塞西北面和东南面。田家镇扼长江航路,屏障武汉,且是沿江要塞中最坚固、最大的保垒,地理位置极为重要,为敌我必争之地。赵家骧深感此次战斗责任重大,为此他和李廷年命令第九师第五十七师以及第一0三、一九七两个师抓紧战前时间,大力修筑工事,准备痛击日军;并号召全体将士,团结一致,奋勇杀敌。

9月7日,日军第六师团一部攻陷广济。田家镇要塞的北部有广济、黄梅,南部有阳新、瑞昌,四地均为田家镇的侧背。广济一失,田家镇要塞右侧就失去了依托,成了孤立状态。在此危急时刻,赵家骧机智地改变要塞部署,命令第九师一部守卫九牛山,乌龟山、沙子瑙、鸭掌庙及马口湖南岸一线;一部到铁石墩、田家墩担任警戒,该师主力前往得栗桥、潘家山、菩提坝街一线迅速占领阵地;自已亲率第五十七师、一0三师及一九七师扼守松山口之线。率四个师兵力与日军展开激战,由于日军攻势异常凶猛,加之有海空军助战,此次战役打得相当艰苦,沉重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但在日军的大举进攻下,赵家骧仍率部与敌军苦战十九日之久,伤亡极为惨重,57师只生还700人,完成了预期战略部署。9月28日,赵家骧奉命撤出阵地。这次战役是赵家骧初次指挥大兵团作战,他以孤军独当优势兵力,身先士卒,奋勇反击,受到战区李宗仁司令长官的表彰。赵家骧曾对人说;“此为余生第一次指挥大兵团作战,当余有效命和实习机会时,一方面心情感到十分沉重;一方面要试验平日‘纸上谈兵’是否可以应用于实战。此一战役使余深感如果手中掌握确是节制之师,则指挥百万大军与指挥一营一连绝无不同,为余日后指挥更多大军,难得之预习”。

战后,第九师第五十三团第一营营长赵炳回忆:“赵家骧为了让处于三面包围的大部队安全撤离,命令核心阵地龙子育第三四一团继续牵制日军,并嘱命郑作民师某连于陈家湾占领阵地,掩护主力转移。龙子育团陷入四面重围之中,河北大汉龙子育眼里噙着泪花,特重的嗓门对身边的官兵说:“为了我们的民族,为了我们的国家,我们尽忠吧!”第三四一团1000余官兵全部战死。第五十三团下士班长时克俊在与敌肉搏时,和敌人扭在一起,被敌人咬掉左耳,他奋力用双手卡住敌人的咽喉,将其卡死;九师五十三团少尉排长袁次荣,在弹药用尽、全排士兵阵亡的情况下,眼看阵地被敌人攻占,把手榴弹集中在一块儿向敌人投掷,炸死炸伤数十人。最后,袁排长把唯一一颗手榴弹抱在怀里,拉断导火索,轰地一声,袁排长顿时血肉四溅,进攻的敌人一个个被惊得目瞪口呆”。 参战的有著名抗战名将:负重伤的171旅旅长杨宗鼎、342团团长李翰卿。此战为“抗战战略转移”。赵家骧为大军南撤做出了重要贡献。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