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田家镇夜泊

田家镇夜泊

两山星火田家镇,锁链西南半壁山。霸越沼吴应有日,等闲莫使鬓毛班。

10月29日武汉失陷后,赵家骧率第十一军团第二军、第七十九军在鄂南阳新、咸宁地区与日军周旋,继又指挥第二军、第三十七军及一零四师、第一五六师,从崇阳、通城以至湖南北部汩罗江一线,击退日军进攻数十次,遂次阻截日军的疯狂南侵。虽然部队伤亡惨重,但给敌人以重创,为从容布置长沙会战作出了重要贡献。此间,赵家骧还协助李延年支持在鄂西、湘西中共领导的游击队,送去粮食和武器。

12月,中央实施整军,部队开赴南岳整军补充。军团番号统一撤销,第1军、第2军、第5军、第74军,被军委会评定为;四个受中央直接指挥的抗日主力攻击军。全部换上德式装配,并多一个师的编制。赵家骧专任第二军参谋长,改辖第九、第一0三及江西保安师,驻防衡阳、茶陵、攸县一带,兼负绥靖之责。

一举剿灭大后方川匪

1939年3月,部队改负湘西及川黔边区任务,易防秀山。军长李延年全力整军,绥靖工作由赵家骧全权负责。四川酉阳一带的川匪张绍卿、陈国梁受土豪劣绅豢养,自组武装,号称十万,截留税收,弄得民不卿生,以至交通要道被阻隔。他们不满足在山地密林割据,不断向酉阳腹心区延伸。在四川省政府的不断请求下,军委会为抗战大后方安宁,决心派重兵围剿。4月,赵家骧奉命率郑作民的第九师和何绍周的一○三师共二万余人取道湘西里耶,进驻西东地区,对川匪进行战略包围。张绍卿见国民党大军压境,硬打不是良策,遂撤出龙潭,把队伍分散隐蔽于西东的丛山峻岭中。第二军装备精良,军纪严谨,战地经验丰富。一到酉阳,就将有通匪的特派员公署顾问冉殿臣、龙潭商会会长熊德清枪毙,将县团练会主任王羽仲等打下大狱,清洗了张绍卿在官府的耳目。在秀山等县清查户口,厉行联保联坐法,迫令家家、人人出具连环保。虽然弄得酉阳、秀山及湘鄂边龙山等县的百姓一时人人自危,恐怖森森,但却有效地切断了张绍卿等与外界的联系。赵家骧出手不逊,又派出若干精悍政工队,深入边区各村寨,广泛张贴“肃清土匪”、“张绍卿末日来临”、“放下屠刀投案自首”的标语传单,宣传揭露张绍卿祸国殃民的罪行。军事打击和政治瓦解双管齐下,致张绍卿及其匪众藏无所藏,食无所食,挨饿受饥,疲于奔命藏匿,匪心日益涣散,匪伙纷纷弃主投诚,弃枪逃亡。张绍卿也在一次战斗中被击毙,收缴枪枝三万余枝,赵家骧运筹帷幄,迭挫敌锋,不到三个月,酉阳剿匪以大获全胜收兵。人心大定,后方得以安定,交通畅通无阻,整补源源不断而来。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