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血战昆仑关

血战昆仑关

广州、武汉失守后,中国的国际补给线粤汉路被切断,滇越铁路成为中国外援的主要通道,日本侵略军为切断这条补给线,进一步逼迫国民党政权夸台,    1939年11月15日,以四万余人的重兵,在一百多架飞机、五十余艘舰艇的掩护下,从广西钦州湾登陆,与中国军队展开激战,与二十四日攻陷南宁,12月1日攻克高峰隘,四日攻占了昆仑关,中国守军为收复南宁,于十二月十八日开始对昆仑关之日军展开强攻。为了加强作战力量,国民党军事当局调集大批部队增援。赵家骧奉命率第二军昼夜兼程自贵州都匀出发,开赴昆仑关前线。赵家骧和李延年于1940年1月初到达昆仑关,这时杜聿明指挥第五军正同敌近卫混合旅团、第十八师团展开激战。赵家骧一到昆仑关,即以第九师接防正面,协助第五军,向昆仑关之敌发起攻击;苏联派来的十八架飞机也从柳州起飞,对昆仑日军实施轰炸。赵家骧亲率临时组成的第四十九、第七十六两师担任左翼,1月3日夜,日军在中方猛攻下渐形不支,就残酷地施放毒气助战,中国军队全军战士同仇敌忾,不顾生死,发起一阵阵猛攻,终于将昆仑关收复。

在争夺战中,敌我双方伤亡都很大。为了更好地打击敌人,桂林行署主任白崇禧自一月下旬不断地调集军队,补充兵员;而日军为确保已攻战的南宁,从广东抽兵增援,并于2月1日抢先对昆仑关附近的七甘棠发动陆、空联合进攻。中国军队仓促应战,日军飞机对宾阳猛轰滥炸,第三十八集团军司令部被炸毁,司令部与各部队间的联络中断,丧失了指挥能力,赵家骧和李延年及第九师大部被围困在天堂顶附近,两人相约成仁,后侥幸突围。于是,昆仑关再次落入敌手。战后,日军统帅部收到的报告中称:“在昆仑关地带,中国军队比任何军队都空前英勇,值得我军敬意。” 战后的日军战史称:“昆仑关战役是中国事变以来日本陆军最为暗淡的年代。其战斗意志之旺盛,行动之积极顽强,在历来的攻势中少见”。此战虽败犹荣。

2月21日,蒋中正飞到柳州下榻羊角山召开会议。蒋宣布一大批高级将领受到处分,然而对赵家骧则大加慰抚。蒋中正重视赵家骧就是从此役开始。蒋认为军事参谋人员不只是运筹帷幄,而且也要亲临前敌,实地指挥作战才行。赵家骧当时有这样一段日记:

“统帅亲临主持,功赏罪罚,悉中肯要,正纪纲,明是非,黜虚浮,惩欺罔,转移军风,允非浅鲜。召见时,对李将军及余温慰有加……郑作民兄殉于斯役,遗骸葬南岳,余为文悼之,泣不成句”。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