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苦战宜昌

苦战宜昌

1940年春,赵家骧进入国民党中央训练团党政班第十期受训,后率第二军调驻常德;改隶第二十集团军司令商震指挥,很快参加宜昌会战。

1940年5月,日军为了进一步“扫荡”武汉外围,并国民党军的“冬季攻势”实施报复,以其第三、十三、三十九师团,独立混成第十八旅团及第六、四十师团各一部,在第十一军司令官园部和一郎的指挥下,沿湖北随县、枣阳一线以北地区展开攻势,企图首先歼灭襄河以东中国军队,尔后将襄河以西中国军队压迫于宜昌附近加以围歼。五月一日,日军按计划兵分三路猛攻襄河东岸,川军第二十九集团军力战不支,向大洪山核心退却,日军遂得以长驱直入。五月31日,日军北路军攻占了襄阳,继以第三、第三十九师团分沿襄阳、南漳、遂安道及宜城、荆门、当阳道,进攻宜昌。在当阳吃紧时,赵家骧奉命率第二军主力渡过长江,驰抵当阳,与越过襄河西进的日军展开激战,全军将士同心协力,拼死抵抗,屡挫敌锋。安远告急,赵家骧又分兵一部赶赴安远以北山区,力阻日军前进。6月3日,由于国民党右翼第二十六军抵敌不住,日军遂沿工路攻陷南漳、宜城,并向宜昌逼近。宜昌系川东门户,国民党中央惊慌失措,急派陈诚为第六战区司令长官,重新部署,赵家骧奉命指挥第二军、第十一军两个师、第十八军、第七十九军,展开宜昌会战,迫使日军无法溯江西犯,但宜昌外围荆门、十里铺、十回桥先后被敌攻占。6月10日,日军第十一军团下达攻占宜昌命令:12日,日军以强大火力猛攻我第十八军,双方展开殊死攻坚战,历时两天,第十八军力战不支,12日,日军攻陷宜昌,此战虽然暂时未收复宜昌,然而因赵家骧指挥适切,颇邀嘉奖。

1940年12月,第二军开往四川永壁一带驻扎。

1941年3月,驱逐了地方武装部。随即第二军调泸州补充及整训,此间接受失败教训,特重视迂回、攒隙及据点攻击训练。受到军令部参谋视察团传令嘉奖与军委会第二校阅组记功一次。

 1942年 4月25日,赵家骧参加在重庆召开的第三次全国参谋长会议,与杜聿明等抗日名将们重逢,一堂切磋心得良多。

 1942年9月,第六战区为策应湖北抗日战场,加之日军占领宜昌后,不断对重庆进行袭忧,决定对宜昌日军展开进攻。10月6日,赵家骧率第九师、新编第三十三师、第七十六师猛攻宜昌,克复了宜昌近郊的胡家大坡、大娘子冈、慈云寺等重要据点,并以炽烈的炮火轰击宜昌城。赵家骧还派出五十多名战士组成的“决死队”于这夜晚乘小船突入宜昌城,以大刀猛砍日军,苦战至响午,毙敌几百人。七日,赵家骧亲自指挥三个突击营荛克东峙、土城等据点,离日军第十三师团的司令部不到一千米激战中,日军施放毒气,并配以飞机轰炸,三个突击营伤亡惨重,被日军压迫出宜昌。决死队五十名勇士,毙伤敌人数倍后,全体中毒殉国。日军施放毒气第九师1600名士兵死伤。后赵家骧奉李延年军团长电话指示撤退。

战后日军数据记载:“日军在遭受大量伤亡后,绝望之中,一方面紧急烧毁军旗和文件,做好师团长及其幕僚和各部部长自杀并焚尸的准备;同时用密码向阿南司令官发出诀别信。师团长内山英太郎中将还在诀别信末尾加上了一句:“皇国官兵最后尽了军人本分”。日军在冲锋中高呼“大元帅陛下万岁”中死去”。

战后赵家骧一段日记:

“卅年双十节前,本军迫近武昌,夺处土城,敌已大,我江防军决死队五十人,于六日乘夜驶木船,直袭宜昌,苦战至午,孤军据守葛州坝,敌陆空连合围攻,不能克,迄幕,敌援大至,我决死队纵火信号发出后,全数殉国,其勇烈悲壮,憾人心魄,斯能共长江而万古千秋矣,呜呼!呜呼!五十短兵真壮士。轻舟直袭夜宜昌,自由火燃葛州坝。终古江流哭国殇”。

此前还参加了桂南、随枣、豫南、第一、第二、第三次长沙等会战。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