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工學習‎ > ‎

小学教育中的“内卷化”现象

小学教育中的“内卷化”现象
原创 花影 育花人 2020-11-22
小学教育中的“内卷化”现象

一、何谓内卷

内卷就是:
“某文化达到某最终形态,无法自我稳定,也无法转变为新的形态后,只能使自己在内部更加复杂化。”
这是美国文化人类学家格尔茨对内卷的解释。

引用万维钢老师的话来说,所谓“内卷”,直观地说,
就是向内演化,是精细化,是低水平的复杂,是一种无声的悲哀。陷入内卷的人很可能乐在其中,都不觉得那是悲哀。

二、小学教育中的内卷化

 (一)试题的内卷

   我们以小学语文为例,谈一谈小学教育中试题的内卷化。  记不得从哪一年开始了,总有语文老师感叹:这次考试又有几个不及格的,那次考试不仅有学生不及格,更令人崩溃的是,有人竟然考了十几分,差一点就是个位数了!(虽然考试实行等级制,但等级是跟分数匹配的)

说这话的老师,从一年级到六年级都有!

怎么会这样呢?生活在祖国的语言文字浸润下,每天最少三节的语文课——晨读一节,正儿八经的语文课一节,午饭后又有四十分钟的阅读时间,大量时间与精力的投入,换来的却是学生语文成绩的不及格!哪里出了问题?

应该是没学会。

1+1=2都能学会了,这是为长者折枝,如果学不会,非不能也, 是不为也。

1+1为什么等于2,对于绝大部分人来说,这是携泰山以超北海,学不会这个,非不为也,是不能也。

一年级那么简单的知识,能正常跟班就读的孩子一定都能学会!那为什么没学会呢?

唯一的原因:不想学

我们来看看一年级的孩子对学习的兴趣是怎样被一点点磨没的。

孩子进入一年级,首先要学习的是识字的工具:拼音。

对于拼音教学,课程标准在识记、拼读及书写方面的要求是:正确书写声母和韵母,熟记《汉语拼音字母表》,准确拼读音节;正确书写声母、韵母和音节。

注意:课程标准对汉语拼音的书写要求是:正确书写,没要求默写!没要求默写!没要求默写!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孩子们只要达到了课标上的要求,汉语拼音就可以充分发挥它的识字、正音的作用了。
其他时间,孩子们应该做的,就是在老师的引导下,进行各种各样的阅读,借助汉语拼音进行阅读,阅读适合他们年龄特点的作品,在阅读中反复巩固汉语拼音,同时借助汉语拼音认识汉字。

但实际情况呢?从一年级起,每个单元都有单元卷。

一年级的孩子,特别是一年级上半学期的孩子,主要学的是拼音,汉字学得很少。那考什么呢?

出题的人有的是办法:把汉语拼音反来复去颠来倒去分分合合,合合分分,极尽其变化多端之能势,终于凑成了一份试卷。只要能凑出第一份试卷,那第二份第三份第四份……都在同一个模式下纷纷出炉了。

怎么反来复去、颠来倒去的呢?本来孩子会写声母、韵母、音节就可以了,但试卷上的题是这样出的:

合成:

q−ü−an→(     )       (  )−(  )−(  )→quan

l−un→(   )           (  )−(  )→jun

分解

nüe→(  )−(  )       xue→(    )−(  )

当然,关于拼音的五花八门的题型还有好多好多。

孩子们本来是会拼读的,但让试卷这么一折腾,就不会了。

比如ju,孩子们看到这个音节是会拼读的,关于j、q、x与ü相拼的规则也是知道的,看到这个音节,孩子们会说:小ü见了j、q、x,摘掉墨镜还读ü。j和ü组成ju;ju可以分成j和ü。但碰到试卷上这样的题:j –ü →( ); ju→j –( ),如果不进行强化训练,孩子写错的可能性就非常大。孩子太小,虽然在我们很好玩儿的授课方式下,他们很快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并能清楚明白地说出拼读规则,但要让他们正确写出这种分分合合的试题,并不容易。

从拼音的作用上来说,会正确拼读,就可以了,那种分分合合的试题完全是低水平的重复。
我们的孩子
不是在掌握工具之后运用工具进行大量的语言实践,在实践中学习语言,运用语言,增强语感,提高语言表达能力,
而是就拼音说拼音,把这一识字工具拆得七零八落,围绕汉语拼音不断向内演化,把学生困在汉语拼音之中进行各种低水平的精细化的复杂练习测试,这实在是极大的浪费——对于老师及学生来说,都是对宝贵的生命的极大的浪费!

这种向内演化的试卷,比比皆是,比如:下面的字加一笔变成什么字?日(  ),二(  ),人( )……再比如,请写出带有下面笔画的字:ー( );ノ( );ㄧ( );フ( );ㄑ(  );ㄥ(  );( )……

   类似的试题还有很多,老师们可以脑补一下。

我当然知道出题人是想让孩子记住所学的为数不多的几个汉字(一年级上册第四单元之前,也就是期中测试之前,包括“一二三”在内,总共才29个汉字。)但是,让孩子们记住所学的字的方法很多,比如换环境识字(其实就是扩大阅读量),所以,我们完全没有必要让孩子在这种向内演化的精细化方面去浪费精力,只要让我们的孩子把必须学会的汉字学会了,写漂亮了,就达到目标了。为什么非得出这种在低水平上复杂化精细化的试题呢?

其实,
我们本来可以让孩子利用低水平重复的时间去扩大阅读量,增加他们生命的广度和高度的
结果,
我们让试卷牵着鼻子走,把时间都用在这种向内演化的精细化上了,这,无疑是时间上的极大浪费。
鲁迅说:时间是组成生命的材料,无端地空耗别人的时间,无异于谋财害命。那么,我们在小学教育上的这种内卷,无异于是对孩子、家长和老师的谋财害命。

然而,对于这种浪费,大家居然都不自觉。陷入内卷的部分家长、老师和学生,真的很可能乐在其中。因为,有些人品尝到了在测试中名列前茅的幸福感。

这真是一种无声的悲哀。

(二)文本研读的内卷

语文教研,经历了从粗放经营到精耕细作的发展过程。研读文本的精耕细作,有一个专有名词叫“文本细读”。细读是必须的,但细读要结合孩子的年龄特点,犹不及,过度细读,其实就陷入了教学的“内卷”。

比如:

王崧舟老师的《枫桥夜泊》。这一节课,从欣赏的角度考量,确实是一节好课!但欣赏的主语一定是成年人,而且是有一定文化素养的成年人。成年人的阅历决定了他们对“愁眠”有切身的体会;成年人的阅读背景决定了他们对“乌啼”“古寺钟声”有一定深度的感悟。因为有切身体会,有比较深刻的感悟,所以他们对张继的“愁眠”,对传入张继耳中的“乌啼”“钟声”是有共鸣的,所以,听王崧舟老师这样解读《枫桥夜泊》,他们一定产生了“原来如此”的恍然大悟之感。但,对于人生阅历、阅读背景都比较单纯的孩子而言呢?这种细读,在学生心里,泛起的涟漪并不大,也就是说,针对这首诗的细读,是有内卷之嫌的。

以上观点仅与王崧舟老师商榷。

文本过度细读的案例绝不仅这一课。文本的过度细读也导致了一篇课文耗时过长,讲解课文用时过长,学生从事阅读等其他活动的时间势必缩短。

故,文本研读方面的“内卷化”,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一种浪费。

然而,我们的老师正在不遗余力地进行着文本细读,而且乐在其中,这是不是一种悲哀?

小学教育,如何突破内卷?这,应该是部编教材给所有语文老师下达的一个新课题,布置的一个新任务。

语文教研,特别是小学语文教研,真的是任重而道远。
Comments